行業資訊
 
  • 大增33%!疫情下進口煤爆發會延續嗎?
  • 盡管進口煤較國內煤仍將保持價格優勢,但受國內外經濟下行,煤炭需求總量降低,在優先保障國內煤炭行業平穩運行的取向下,全年進口煤呈現價跌量減的走勢。

    國際市場是我國能源戰略“四個革命、一個合作”的重要構成。我國煤炭供應以國內煤為主,進口煤為輔。合理開展煤炭進口,有效利用國際資源,有利于全方位加強國際合作、實現開放條件下能源安全。

    20201-2月份,疫情影響下國內進口煤炭劇增至6806萬噸,同比增長33.1%。究其原因,年初進口煤的暴增是怎樣造成的呢?這樣的趨勢會延續下去嗎?

    疫情下的進口煤

    202037日海關總署公布數據顯示,2020年中國1-2月份進口煤炭6806萬噸,同比增長33.1%。大幅增量原因主要如下:

    第一,2020年初集中通關造成數據失真。2019年第四季度我國進口政策整體收緊,為平抑2019年進口額度,海關對2019年年末到港煤炭不做通關處理。201912月進口煤數量驟降至277萬噸,同比減少746萬噸,下降73%;環比減少1800萬噸,下降87%。

    20201-2月對2019年年末到港煤炭集中通關,造成進口數據與實際到貨存在時間差。根據海事衛星系統監測,201912-20202月,我國進口煤實際到貨量月均約2300萬噸左右,1-2月份實際到港量約4800萬噸。

    第二,2月份進口煤需求上升。2020年春節過后,新冠肺炎疫情全面爆發,國內煤炭市場出現階段性資源供應緊張,晉陜蒙主產區復工復產緩慢,煤炭供需短期失衡,煤價在2月份上漲約20/噸,進口煤需求相應上升,進口煤價上漲。2月份煤炭到港量約2300萬噸,同比20192月份進口煤1764萬噸上升達30%。

    第三,進口商搶占額度,超進度采購進口煤。2019年國內電廠和貿易商積極開展進口煤業務,進口煤數量持續增加,2020年各進口商及終端電廠紛紛搶占額度,并在1-2月份超前使用進口額度,進口進度超標。以廣東省為例,2020 1月進口煤卸船量720萬噸,約占半年總量控制目標的28%,預計一季度廣東省進口煤量將達到半年控制目標。

    近年來,國內進口煤數據逐年上升。國家統計局公報數據顯示,我國煤炭進口從201520415萬噸,逐年穩步上升至2019年的29967萬噸,增幅達46%。2019年全國原煤產量完成39.7億噸,同比增長4.0%,而進口煤同比增長6.3%,進口煤增速高于國內煤產量。

    2019年我國煤炭進口主要來源為印尼、澳大利亞、蒙古、俄羅斯和菲律賓,占比分別為46%、26%、12%、11%3%。

    進口煤暴增之后

    面對1-2月份進口煤爆發式通關,中國海關在3月份出臺了相關措施,對進口煤進行管控。

    (一)全面禁止異地報關:廣東、福建、廣西異地報關已全面禁止。2019 年華南地區主要口岸異地報關占比普遍在40%以上。其中:廣東省進口煤總量為7256萬噸,異地報關量為3478 萬噸,異地報關占比高達48%。如果異地報關被嚴格禁止,華南地區全年進口量可能要下降40%以上。

    (二)按2017年的水平分階段控制總量:據了解,各海關通知各通關主體2020年將以201750%的水平控制煤炭進口進度。中央電力企業進口額度由海關管控,多數華南地區電廠的進口額度被削減一半。其余終端企業進口額度由各地工信委(局)統籌分配。該控制并非針對2020年全年,預計后半年額度較為緊張,全年額度可能以2017 年全年水平控制。

    2019 年海關通報全國煤炭進口量29967萬噸,實際進口量約31000萬噸。2017年全國煤炭進口量2.1億噸, 2020年如按照不超過2017年的標準進行控制,2020年進口量將減少3910萬噸,降幅為13%。

    (三)3月份的進口煤管控政策,短期內容易造成煤炭集中到港。在政策刺激下,部分進口商將船期提前,原定于3月、4月到貨的進口煤將提前到達,估計3月份進口量將逆勢增加至2600萬噸左右。根據船運跟蹤數據顯示,3月份上半月,中國海運進口煤到港總量約1300萬噸,環比上月同期增長2.8%。

    進口管控措施的實施效果,最終取決于國內需求,服務于實際耗煤需要,注重發揮進口煤保障煤炭供應、調盈補缺、平抑煤價的作用,有益地補充國內市場。

    進口煤的走勢主要取決于中國國內需求、國際煤炭需求、內外貿煤價差、進口管控措施等因素,后期應重點關注中國經濟恢復情況、全球疫情蔓延對經濟沖擊程度、以及國際油價暴跌的持續性等。

    首先,國內煤炭供應寬松,進口煤需求減弱。中國作為全球最大的煤炭進口國,其國內需求較大程度上影響國際煤炭進出口量和價格。進入3月下旬,國內疫情防控工作積極向好,全國分區分級復工復產不斷推進,國內煤炭需求仍處在緩慢回升階段,而煤炭供給側已經完成復工復產,恢復正常運營。國內煤炭市場供需呈現不斷寬松,國內煤價持續下跌。若國內煤炭需求難以恢復,供應保持充裕,預計進口管控措施將持續收緊,全年進口數量有所下降。

    其次,全球經濟承壓下行,國際需求面臨縮減。3月份以來,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范圍內蔓延,多個國家均采取了限制人員流動、關閉商業機制、員工在家辦公等措施,國外多數國家處在疫情防控初期,隨著疫情進一步擴散,全球經濟將進一步受到沖擊。國際煤炭主要進口國,如西歐、日本、韓國等,疫情形勢較為嚴重,經濟活躍程度降低相應減少煤炭消耗,而國際煤炭主要出口國,印尼、澳洲、俄羅斯等,疫情相對較輕,煤炭供給沖擊相對較低。因此,國際市場上,煤炭出口面臨需求下跌、價格下行的較大壓力。

    最后,全球油價突發暴跌,打壓煤炭需求。國際煤價與國際油價密切相關。3月份沙特阿拉伯和俄羅斯就深入減產議題談崩后,國際油價一路暴跌,WTI原油價格跌破25美元/桶,刷新2002年以來新低。

    暴跌的國際油價下,國際煤炭需求進一步下滑,低價的原油和天然氣將替代煤炭發電,減少煤化工產品需求,同時全球海運費的下跌將使得進口煤到岸價格繼續降低。若國際油價長期維持在40美元/桶左右,國際煤炭需求不斷減少,進口煤價持續下行,我國進口煤價格優勢將擴大,促使進口煤需求增加。

    整體上,中國國內煤炭供應偏向寬松、國內煤價下行,進口管控措施收緊,進口煤需求有所減弱。但與此同時,全球疫情的擴散正在沖擊國際經濟,減少國外煤炭進口。國際油價暴跌,增加了石油和天然氣對煤炭的替代需求。國際煤炭進口減少、國際煤價持續走低,將刺激國內對低價進口煤的采購需求。截至320日,華南進口煤到岸價格指數API8已經跌至483/噸,與國內煤價價差從1月份50/噸擴大到3月下旬達70/噸。

    預計,后期國內進口煤較國內煤仍將保持價格優勢,但受國內外經濟下行,煤炭需求總量降低,在優先保障國內煤炭行業平穩運行的取向下,進口煤數量將有所減少,全年進口煤呈現價跌量減的走勢。


    单机版成都麻将app 江西多乐彩历史开奖 广西快3技巧 三分彩是平台彩吗 《博彩绝技》 管家婆四肖精选期期准开奖结果 广西快乐双彩开奖查询 足球比分188直播中 豪利棋牌手机版 股票投资回报率 湖南幸运赛车走势